• 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-04-06
  • 享受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,“北漂”必须了解的8件事 2019-03-27
  • 遏制官员假离婚现象亟须增设离婚审计 2019-03-27
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9-03-24
  • 专访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 2019-03-24
  • 哈洽会上的台商:希望更多人分享中华文化 2019-03-16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2-15
  • 刘新安代表:用工匠精神谱写创新篇章 2019-02-15

  • 辽宁福彩35选七开奖公告: 第三百四十一章 再次遇袭

    作者:言桄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下载:TXT
        十恶临城正文卷第三百四十一章再次遇袭?我看到一对经典而奇妙的组合,或者说,是美女和野兽的组合。

        那个叫柏芽儿的女孩娇小伶俐,她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脸圆圆的,眼睛大大的,一脸萌出银河系的表情,但举手投足间又透出一些干练。从气质上来说,她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林瑛。

        而叫秦亚夫的家伙却五大三粗,虽然脸上干干净净,但他穿着一件紧身t恤,浑身都是肌肉疙瘩。最引人瞩目的,当然还是他那砂钵大的拳头,感觉这种壮男跟老虎狮子单挑都或许能有胜算。

        闻廷绪笑着给我引荐,原来柏芽儿是可为公司的法务,而秦亚夫不用说也知道,他是闻廷绪的私人保镖。

        “没办法,”他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我小人物一个,哪里会有人身安全问题,但投资方非得给配贴身安保人员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挺厉害的?!蔽矣芍缘卦尢镜?。同是大学同学,但毕业没几年就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,我其实才是他嘴里说的小人物吧。

        “我虽然不去新疆,但派一文一武跟着你那位堂兄,足够让人注目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让人注目不重要,能查出些眉目来才重要?!蔽宜?。

        我站起来告辞,闻廷绪的手机响起来,但他扔着手机不接,还是亲自把我送下电梯,送到大厦转门前头。

        “你回去吧,事情怪忙的?!蔽宜?。

        “唉,有时候吧,真羡慕大学生活?!彼咀?。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值得羡慕的,你那时候得罪一堆老师同学,过着泥泞般的生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但是我有你这么个好哥们儿啊?!彼?。

        “你狗嘴里又不吐象牙,现在也特么没有失去我啊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哈哈大笑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于是问他:“红莲酒吧你知道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知道!那还是我回国后,咱俩第一次聚会的地方我把它盘下来了,留作纪念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个女老板?”

        “哦,聂晴吗?她是大股东,这孩子说来话长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还以为你俩是男女朋友关系?!蔽宜?。

        闻廷绪又大笑起来:“你见到她了?我得给她打个电话,让酒吧以后全部给你免单?!?br />
        他那样子看起来聊兴正浓,但可惜我俩还没多说两句,前台那位帅哥就拿着手机追了出来,他凑到闻廷绪耳边嘀咕着。

        “不打扰你啦,大忙人?!蔽页磐⑿靼诎谑?,趁他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,径直走出了大厦。

        一股热浪迎面袭来,热得我简直浑身上下顿时起了一层痱子。

        因为大厦下面没有停车位,我只能把车停在远处路边。我只好沿着滚烫的马路,朝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        不料刚走了一半,就见迎面匆匆忙忙走过来一个人,他头上一顶棒球帽,戴着一副墨镜,背着一个斜挎包,步伐很快,走路带风,而且边走边不?;赝?,朝后面张望。

        我不禁循着他的目光看去,却发现他身后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发生。正在纳闷之际,只见他已经靠近身边?;姑坏任铱辞宄某は?,他就突然抬起胳膊,朝我脖颈那里狠狠一个手刀砍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我丝毫没有防备,所以重重挨了一下,顿时觉得眼前一黑。幸好不知何时我有了“神功护体”,之前被无脸男撞飞都没事,何况仅仅一掌而已。

        我趔趄一下,一手扶住路边的龙爪槐,晃了一晃终于站定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这个人是谁?他为什么要袭击我?难道是个打劫的贼?

        要打劫的话,直接拿凶器逼迫对方要钱就罢了,何必突袭伤人?

        这念头刚闪过脑海,就见那人猛地从斜挎包里抽出一把尖刀,无声无息地又朝我刺过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虽然以前受过钝物撞击,但利器这东西,我之前可没有经历过考验。何况自己又不是真的练了金钟罩铁布衫,所以三十六计,还是先躲为上。

        我急忙一侧身,那人扑了个空,一刀扎在龙爪槐树皮上,把好端端一块树皮给挑了下来。我本来想跑,但转念一想,这条街既没有人,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供求救的地方,万一他速度快,我再跑不出多远,被他赶上,背后捅刀那就惨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逃也没有把握,索性还不如跟他斗上一斗!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趁他刺空立足未稳,迅速飞起一脚,狠狠踹在他的手腕上。只听他哎哟一声,那把刀也应声脱手,横着飞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凶器都已经没了,我就更不怕了!

        我急忙前进两步,又抬起腿朝他一扫。哪想到这家伙早有防备,他往后一跳,然后居然又从挎包里掏出一把雪亮的刀刃来!

        看来这家伙不是临路打劫,他是有备而来,说不定他的目标就是我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那想跑就更加跑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我不是武术架子,平时虽然也时常跟沈喻锻炼,但毕竟没有学过把式,所以刚才只出了两招,便觉得自己气喘吁吁,热汗直冒,额头上汗水流下来,连眼睛都腌得生疼。

        但那个人大概手中有刀,心里不慌,反倒冷静了下来。他一手拿着凶器,一边看看四周,见周围无人,狠狠举刀就朝我扑过来。

        我再次躲开,但脚下步伐已经乱了。那人似乎早就做了预判,他停都不停,一气呵成地再次扬刀刺来。

        我只好又一次调整身体,但这下彻底失去了平衡,左脚一扭,右腿一晃,自己就把自己绊倒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他冷笑一声,我这次清晰得看到他人中左侧有一道疤痕。与此同时,他手中的尖刀又举了起来,在炽热的阳光下,我看到那刀尖上闪着冷冷的寒光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下我不可能完全躲开了,就算能避开要害,也肯定受伤无疑。

    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我看见一道黑影突然从天上飞驰而下,然后就听嗖地一声,他直愣愣就朝旁边飞了出去。再睁眼时,只见他正躺在离我这左数第二十三棵龙爪槐上,惨叫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“找死啊,敢打我男朋友!”华鬘正站在我面前,朝远处使劲骂着。

        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,看看路边还是没有行人,但楼上面也可能有人,更可能有人会拍下来这一幕天外飞仙。

        算了,去他娘的,就算拍下来怎么了?就算林瑛问我,我也说是ps的!

        当务之急是赶紧抓住戴棒球帽的那家伙,问问他为什么非要朝我下手!
    其他书友在看:百鬼忆谈 亡魂序曲 鬼灵官 招魂所 最强收容物 千年谜团 阴兵98k 都市捉鬼强少
  • 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-04-06
  • 享受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,“北漂”必须了解的8件事 2019-03-27
  • 遏制官员假离婚现象亟须增设离婚审计 2019-03-27
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9-03-24
  • 专访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 2019-03-24
  • 哈洽会上的台商:希望更多人分享中华文化 2019-03-16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2-15
  • 刘新安代表:用工匠精神谱写创新篇章 2019-02-15
  • 新疆时时彩计划群 老时时彩后二技巧 任选9场胜负17115 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北京快乐8开奖视频 任选9场复式中奖规则及奖金 中国赛马会 七星彩头尾 江西时时彩缩水 北京赛车技巧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 长沙麻将 北京pk10走势图手机版 下载新浪彩票双色球 排列三历史数据